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暖饱思换妻
暖饱思换妻
在先富起来的一小部分人中,有钱是共同点,一个人或一个家庭有几百万,几千万,甚至是几个亿,几十亿,几百亿,而不同的是钱的来路,就是说钱是怎么来的,是靠劳动挣来的,还是其他什么途径,甚至是非法所得,应该说,这几种情况都是有的。

  有的人是靠劳动致富,有的人是靠政策致富,有的人是靠脑瓜灵活致富,有的人是靠投机倒把致富,还有一种人是靠黄赌毒等非法活动牟取暴利发的横财。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人,只要钱多了,人都会变的,有句话说得好,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

  周家兴,南平市恒源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三十五年前,周家兴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父亲周小伟,母亲冯丽萍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里一共种了三垧多地,还有一半是承包田,年景好的时候也仅仅够年吃年用,遇上年景不好,生活就显得拮据了。

  这一天,周家兴的父亲周小伟,母亲冯丽萍干完活从地里回到家,母亲冯丽萍换上衣服在厨房做饭,父亲周小伟蹲在锅灶前烧火。

  周小伟家是两间房,里间是卧室兼客厅,外间是厨房兼餐厅。

  "家兴初中就要毕业了,让不让孩子上高中了,让孩子上高中家里可没钱了"周家兴母亲一边做饭一边说。

  "过几天我到咱们那些亲戚朋友家借借看看,能借到就让家兴去上呗。"周家兴的父亲周小伟愁眉苦脸地说。

  "那要是借不着呢?"周家兴的母亲冯丽萍接着说道。

  "实在借不着再说吧。"周家兴的父亲接着说道。

  "你先出去借借看看吧,实在借不着我上他舅家借借看看。"周家兴的母亲又悻悻地说道。

  周家兴的父亲用了几天的时间,几乎跑遍了亲朋好友家,只借到了三百五十元钱,还差一百五十元没有着落,还是周家兴的母亲,来到自己的亲弟弟家,借来了一百五十元,凑够了周家兴上高中的学杂费和一些必须缴纳的费用,终于圆上了周家兴上高中的梦想。

  在高中三年的学习期间,周家兴勤奋好学,刻苦努力,每次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了,他的成绩都在学年前五名以内,无论是班主任还是任课老师都特别喜欢他,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学校根据周家兴的在校表现和他的家庭经济情况,免去了他在高中读书期间的全部学杂费,使周家兴顺利完成了高中学业。

  周家兴高中毕业,参加了高等院校全国统一考试。

  周家兴没有辜负含辛茹苦的父母对他的期望,也没有辜负学校、老师对他的培养,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江浙大学建筑系。

  在大学读书期间,周家兴更加勤奋努力,刻苦钻研。

  周家兴是完全依靠助学金和国家助学贷款,才完成大学学业的,所以他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

  读大学不像在小学中学读书那样,有家长看着,老师管着。在大学学习全凭自觉,大教室,上大课,老师、教授讲完课就走,至于你的笔记记得怎么样,是不是注意听讲,只要不影响其他人学习,没有人管你,讲究的是自主学习。

  在学校图书馆的一个角落里,只要没有周家兴的必修课和选修课,他就会一个人坐在那里翻阅着那些厚厚的图书资料,

  遇上节假日,别人走亲访友,成帮结伙逛商店,看电影,周家兴还是一个人泡在图书馆里,在知识的海洋中漫游着。

  这天周家兴和往常一样,下了晚自习又来到图书馆,因为时间比较晚了,图书馆里学生不是特别多,周家兴在书架上拿了一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的《公共建筑设计原理》 ,之后在自己经常坐的那个角落坐下,认真的翻阅着,还不时地做着笔记,良久,周家兴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深夜十一点多了,图书馆里的同学已经寥寥无几,学校规定图书馆二十三点三十闭馆,周家兴把书和笔记本合上,站起身来走到书架前,准备把书放到书架上,这时有一名女同学走过来,手里也拿着一本书,周家兴感觉到有人过来,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正好两个人四目相对,彼此礼貌的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周家兴把书放到书架上离开了图书馆,这个女同学走到书架前把书放好,也尾随着周家兴离开了图书馆。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无巧不成书。一个周末晚饭以后 ,周家兴按着惯例准时来到图书馆,仍然坐在图书馆的那个角落里 ,这里几乎成了周家兴的固定座位,过了一会儿,周家兴那天往回放书时遇到的那个女同学也走进图书馆,她站在门口举头望去,图书馆內座无虚席,又仔细看了看,发现靠后面的一个角落里好像有一个空位置,这个女同学在书架上拿了一本书,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这里果然有一个空位置,旁边坐着一个男同学,这个男同学就是周家兴,这个女同学在空位置上坐下,转头看了旁边的男同学一眼,这时周家兴也正好转过脸来,两个人又一次四目相对,又是互相点点头。

  图书馆快要闭馆的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站起身,走到书架前把书放好,肩并肩走出了图书馆。

  "我叫周家兴,建筑系的。"周家兴首先作了自我介绍。

  "我叫吴芳芳,新闻系的。"

  说完,吴芳芳首先伸出手,周家兴见人家女同学伸出手,自己也赶紧伸出手,就在握手的时候,两个人互相打量了一眼,分手以后,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人们都说婚姻是缘分,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还真就是这样。

  两个人自从图书馆两次邂逅,通过不断交往,从相识到相知,使相互之间更加了解了,在紧张的学习之余,两个人偶尔聚一聚,即放松了身心,又增进了友谊。

  大学毕业以后,两个人各自回到家中,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老人,两个家庭的老人都看好这门亲事,于是周家兴的父母择良辰吉日,给儿子办了喜事。

  吴芳芳是个大高个,人长的很漂亮,婚后两口子感情很好。

  不久周家兴带着老婆吴芳芳来到南通市,经过近十年的打拼,在南通市创建了恒源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周家兴一举成为集团公司的董事长。

  郑世雄,南通市民政局计财处副处长。

  郑世雄老婆关春来,在市环境保护局上班,在单位是个出了名的大美女,郑世雄和关春来都是大学毕业生,读大学时在同一所学校 ,两个人在大学里不仅谈了恋爱,而且偷吃了禁果,在校外租了一栋房子同居了。

  郑世雄出生在官宦世家,父亲郑亲和是市政府秘书长,兼编制委员会副主任,母亲梁淑芳是市财政局长。

  郑世雄大学就要毕业了,这次学校放假郑世雄回到家里,正赶上市民政局缺编招聘人员。

  "妈,我马上就要毕业了,听说民政局缺人,有没有这回事呀?"

  "你听谁说的?"梁淑芳笑着问自己的儿子说。

  "听我的一个朋友说的。"郑世雄答道。

  "可能是缺人,我也是听说的,是不是缺人等你爸回来问问就知道了。"梁淑芳说。

  这是梁淑芳下午下班以后,在客厅沙发上和儿子坐着看电视时,一边看一边聊天说的一番话。

  娘两儿正说着,郑世雄的父亲郑亲和回来了,看到自己的儿子和他妈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郑亲和换完鞋满脸严肃地说道:"别聊了,吃饭吧。"

  郑亲和与梁淑芳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别看郑亲和平时满脸的阶级斗争像,儿子在他的心里可是最爱,从小就溺爱有

  加,上小学之前给郑世雄买玩具,只要是郑世雄想要的无论多少钱,郑亲和都会毫不犹豫的给他买。上了小学,只要是郑世雄看好的书本文具,郑亲和都会统统拿下,从不计较钱多钱少。到了上中学的时候,更是不惜一切代价,不仅动用了手中的权力,而且出重金为郑世雄选择重点学校。考上大学以后,郑亲和亲自到就读高中的学校,找校长找老师,为郑世雄填报志愿。

  进了大学校园,郑世雄很快结识了一帮官二代富二代,每当到了周六周日,很多同学都在学校图书馆孜孜不倦的学习,郑世雄就会和这些人不是看电影,就是打台球逛商店。

  大学二年级下学期,郑世雄认识了现在的老婆关春来。

  关春来父亲关明是个腰缠万贯的大富豪,改革开放初期,关明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独闯商场,从小打小闹到独霸一方,在商海中摸爬滚打,终于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成为一家上市公司高管,年薪千万。

  关春来母亲艾艳丽自己经营着一家儿童用品商店,现在的家长对孩子的爱是无与伦比的,肯在孩子身上花大钱,关春来的母亲艾艳丽正是看到了这个商机,投资开办了这样一家商店,商店开业以后,生意红红火火,可谓日进斗金,很快,关春来的母亲艾艳丽,就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大富婆。

  因此,关春来平时花钱大手大脚,挥金如土,经常出入一些高消费的娱乐场所,这些娱乐场所有"地上"的,也有"地下"的。

  三个人来到餐厅吃饭。

  "世雄听说民政局缺编,我在单位也听说了,有没有这回事?"郑世雄的母亲梁淑芳说道。

  "是缺编,怎么世雄想去。"郑亲和问道。

  "现在大学毕业生太多,工作不好找,民政局还是不错的,工作不累。"郑世雄接过话来说道。

  "行,这个位置给你留着。"郑亲和说。

  三年以后,郑世雄不仅当上了民政局计财处副处长,而且把关春来娶回家做了自己的老婆,真是皆大欢喜,好事成双。

  光阴似流水,几年以后,市里重建敬老院,周家兴中标,有的手续要在民政局办理,周家兴和郑世雄走到了一起。

  有一天周家兴在民政局计财处办完事,请郑世雄出来喝酒,酒桌上两个人相谈甚欢,相见恨晚,一顿酒下来,两个人居然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

  一次在饭店包房里喝酒,一瓶五粮液下肚,又要了几瓶啤酒,两个人边喝边聊,聊着聊着,聊起来两个人的老婆。

  周家兴长郑世雄几岁。"世雄老弟,你老婆长的漂亮吗?说说你和你老婆一个礼拜干几次那个事儿。"周家兴带着几分醉意问道。

  "当然漂亮,干几次那个事,哪个是啊?"郑世雄故作糊涂状问道。

  "肏屄,就是肏你老婆,和我装糊涂,逼我说脏话是吧。"周家兴嗔怒道。

  "一个礼拜干几次?一次?两次?说不准,干了这些年,有点左手握右手的感觉。"郑世雄也醉醺醺的说道。

  "家兴兄,咱家嫂子一定是个大美人吧,节制点,别累着。"郑世雄戏谑地说道。

  "你嫂子确实很漂亮,不过彼此彼此,时间长了,也是左右手的感觉。"周家兴有些无奈地说道。

  郑世雄听了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啤酒,突然眼睛一亮试探着说道:"要不咱们换换?"

  周家兴一时没明白什么意思,愣愣地看着郑世雄说道:"换什么。"

  "当然是换老婆了。"郑世雄有些兴奋地说道。

  周家兴想了想摇摇头说道:“不行不行,虽然有左右手感觉,老婆就是自己的老婆,换不得。”

  郑世雄听完笑了笑说道:“仁兄误会了,我说的换老婆只是换着睡觉而已,寻找一点新鲜感罢了,老婆还是你的老婆,别担心。”

  周家兴听完想了一会儿,然后淫笑着说道:"嗯,行,是个好办法。"

  可是周家兴转念一想又接着说道:"这两个女人不干怎么办。"

  郑世雄眨巴眨巴眼睛想了想说道:"你家不是有一个人家送的加拿大进口大龙虾吗,你请我吃龙虾,我带着老婆去,到时候见机行事。

  两个人觉得也只能如此,把剩下的啤酒喝完,周家兴和郑世雄走出包厢,开着车回家了。

  周家兴和郑世雄两个人都住在别墅区,他俩吃饭的饭店距离别墅区并不算远,开车不到二十分钟就到家了。

  郑世雄走进屋里,看到关春来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

  关春来听见房门响,回头看看是自己的老公郑世雄回来了,脸有些红,满身酒气,关春来知道这是喝酒了,而且没少喝,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给自己的老公郑世雄倒茶水。

  倒了一杯茶水放在茶几上,关春来又坐回到沙发上。

  郑世雄换完了鞋,走到沙发前面,挨着关春来坐下,端起茶几上的茶水喝着,因为郑世雄和周家兴两个人在饭店没少喝酒,郑世雄现在确实有点渴了,一杯茶水没用几口就喝了进去,喝完又示意关春来再给他倒一杯,关春来站起身又给郑世雄倒了一杯茶水放到茶几上,郑世雄又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说道:"什么电视好看吗?"

  "现在的电视剧垃圾电视剧多,精品电视剧少,闲着无聊看看打发时间呗"关春来说。

  "明天干什么,有没有事。"郑世雄一边喝着茶水一边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呀,每天都是打麻将,逛商场,看电影,生活三部曲,再就剩下吃饭睡觉了。”关春来说。

  "没事儿明天我带你出去吃龙虾,加拿大进口的大龙虾。"郑世雄说

  "去那个酒店?"关春来问。

  "不去酒店,去我的一个朋友家,别人送给他的,他说请我们一起去吃。"郑世雄说。

  "怕是只请你自己了吧,说请我了吗,人家没说让我也去,我跟着你去了,多不好意思。"关春来说。

  "真的说请我们俩,他老婆也在家,我这个朋友为人仗义,讲义气,重感情,而且一表人才。"郑世雄说。

  "有你说的那么好吗。"关春来似笑非笑地说道。

  "去到他家见了面你就知道了。"郑世雄一本正经地说。

  说完,郑世雄又把嘴贴在关春来的耳朵边上嘀咕了老半天,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见关春来听着听着,脸色有些微微泛红,神态变得有些忸怩起来。

  周家兴家里,宽敞的大客厅,真皮沙发上,吴芳芳一个人坐在那看似悠闲地看着那些黄色画报,实际上是在想着周家兴跟她说的那件事。

  昨天晚上上床以后,周家兴难得一见的主动把吴芳芳搂到怀里,一只手在她的乳房上揉搓了几下说道:"芳芳,我们从读大学到现在,我对你怎么样?"

  "挺好的,怎么了?"吴芳芳不解的反问道。

  "你看咱家那些黄色画报的时候,注没注意到上面那个换妻俱乐部。"周家兴继续说道。

  "看到了,是有个换妻俱乐部。"吴芳芳有些疑惑地说道。

  话刚出口,吴芳芳马上意识到了什么,紧接着说道:"莫不是你也想……"吴芳芳没有把话说完。

  "玩玩而已,趁着我们还不算老,等老的走路都直掉渣,哪还能干的动。"周家兴认真地说道。

  吴芳芳听完想了想,说道:"好,都听你的还不行。"

  第二天,刚刚吃完中午饭,周家兴就对保姆冯嫂说道:"晚上有两个朋友来家里吃饭,你把人家送的那只大龙虾做了,再随便安排几个小菜就行。"

  周家兴家里的保姆姓冯,因为年龄比周家兴大几岁,所以平时周家兴和吴芳芳两个人都称呼她冯嫂。

  冯嫂按着周家兴的吩咐,中午吃完饭收拾完餐厅以后,就开始忙活着准备晚饭。

  第二天傍晚的时候,郑世雄和关春来开车来到周家兴的别墅。

  宽大漆黑的大铁门,透过大铁门,可以看到在院子里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中,掩映着一栋青砖红瓦的二层小楼,郑世雄按下了镶嵌在贴着仿古砖的门垛上的门铃按钮。

  屋里走出一个男人打开大门,郑世雄把车开进院子里,两个人下车锁好车门,来到别墅客厅。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周家兴和吴芳芳,赶紧迎上去,四个人握手寒暄。

  就在握手的时候,两个男人看了对方身边的女人一眼之后,狡黠的一笑,两个女人也互相打量了对方男人一眼。

  寒暄完了,周家兴开门见山说道:"都不是外人,尝尝我的大龙虾做的怎么样,我们直接去餐厅。"

  说完四个人一起来到餐厅,落座时吴芳芳主动坐到郑世雄身边,关春来主动坐到周家兴身边,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席间两对男女谈笑风生,频频举杯,但是吃饭的时间并不长,因为吃龙虾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要换妻玩女人。

  "吃的差不多了,我们走吧。"郑世雄看了一眼周家兴又看着吴芳芳说道。

  郑世雄说完站起身向别墅外面走去,吴芳芳也站起来,瞄了一眼周家兴,跟在了郑世雄后面。

  餐厅里只剩下周家兴关春来两个人,两个人淫笑着看着对方,都心知肚明接下来要干什么。

  "先去洗个澡吧。"关春来说。

  关春来说完,两个人来到浴室门口,脱光了身上的衣服,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

  关春来两眼紧盯着的是周家兴的鸡巴。

  周家兴的鸡巴虽然还没有硬起来,耷拉在两腿之间,但是已经看得出来足够长的,鸡巴龟头特别大,关春来在心里暗暗和自己老公的鸡巴作了对比,觉得形状还真的有些不一样。

  周家兴两眼紧盯着的是关春来的那一对波涛汹涌玉峰挺拔的大奶子,还有小腹下面那稀疏的几根阴毛。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会,周家兴拉起关春来的手走进浴室,同时站在同一个淋浴喷头下面,周家兴打开了淋浴抵挡开关,淋浴中的水如同蒙蒙细雨般流淌下来,使两个人慢慢的从头湿到脚。

  周家兴抬起两只手,握住了关春来的两个大奶子。

  关春来虽然已经结婚多年,但是却没有生过孩子,所以乳房还是那样的坚挺,两个乳头像樱桃一样镶嵌在高高耸起的两个娇嫩的大肉团上,再加上被水淋湿,皮肤滑腻,周家兴的手摸在上面感觉特别好,不断的用两只手揉捏着两个大奶子,感受着与摸吴芳芳的奶子的不同,鸡巴也渐渐硬起来。

  关春来的两个大奶子被周家兴揉捏的有些胀呼呼的,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关春来觉得下面有个东西硬邦邦的顶在自己的肚子上,知道一定是周家兴的鸡巴硬了,关春来下意识伸手握住了周家兴的鸡巴。

  关春来感觉到周家兴的鸡巴和自己老公的鸡巴,确实有点不一样,周家兴的鸡巴握上去感觉有些骨感,自己老公的鸡巴握上去感觉有些肉感。

  两个人象征性地冲了一会儿,关春来说道:"上床吧。"

  "回餐厅。"周家兴说。

  关春来听完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心想这家伙是想别出心裁地玩一会餐厅做爱呀。

  周家兴和关春来用浴巾简单地擦了擦身上的水,回到餐厅。

  周家兴走到餐桌前,把靠一边桌子上的东西往中间推了推说道:"你趴在桌子上的这个地方。"

  关春来百依百顺地撅着屁股,趴在了桌子上周家兴清理出来的那个地方。

  周家兴站在关春来的屁股后面,看着关春来的两个滚圆雪白的屁股蛋,先是用手捏了两下。

  "噢……,轻点,疼了。"关春来轻轻哼了一声小声说道。

  "对不起。"周家兴略带歉意地说道。

  关春来没再出声。

  周家兴站在关春来屁股后面继续用手轻柔地抚摸着,一边摸一边看着她的两个屁股蛋,似乎在欣赏着一件珍贵的文物,期间还时不时弯下腰用嘴亲一口关春来的屁股蛋儿。

  玩弄了一会儿关春来的两个屁股蛋,周家兴蹲在了关春来的屁股后面。

  这时的关春来已经被周家兴挑逗的性趣盎然,蹲在关春来屁股后面,周家兴看到关春来两个大阴唇的阴毛上,挂满了亮晶晶的淫液,周家兴用鼻子嗅了嗅,微微有点腥味,周家兴张大嘴巴毫不犹豫地含了上去,把舌头插进关春来的屄里,在关春来的屄里搅动起来,有时还用力吸上一口,把关春来屄里的淫水吸到嘴里。

  "喔……喔……痒……痒啊……喔……好痒啊……受不……了了……我要……喔……你的……大鸡巴……喔……肏我……喔……。"关春来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还不时的左右扭动着屁股。

  周家兴站起身,把从关春来屄里吸到嘴里的淫水吐了出来,用手在自己鸡巴的龟头上套弄了几下,然后再用三个手指捏着鸡巴,对准了关春来的骚屄一用力,周家兴的鸡巴在关春来的屄里一插到底,紧接着就快速抽插起来了。

  "啊………………啊……啊……啊啊……真硬……啊……啊……好爽……使劲……使劲……啊……不一……啊……样啊……。"

  第一声长叫,是因为周家兴第一下用力过猛,一竿子插到底,周家兴的鸡巴在关春来的屄里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力,捅到了关春来的子宫上,接下来周家兴的鸡巴在关春来的屄里快速抽插,给关春来带来了极大的异样快感,郑世雄那个肉乎乎的鸡巴插在屄里,和周家兴的这个像根骨头棒一样鸡巴插在里面感觉滋味完全不一样,因此关春来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说着自己的感觉。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关春来就一直这样趴在桌子上让周家兴肏着,呻吟着。

  周家兴站在关春来的屁股后面,快速的不停的用小腹狠狠撞击着关春来的大屁股,啪啪啪的响声在餐厅里回荡着,关春来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啊……啊……啊……啊……。"

  关春来继续大声呻吟着。

  "你还……行吗?"周家兴喘着粗气也是语气不太连贯地问道。

  "啊……行……你……啊……就肏吧...啊……。"关春来一边呻吟一边说。

  "我们……换个……姿势吧。"周家兴说。

  "啊……好...啊……。"关春来说。

  周家兴停下来,用右手把关春来的右腿搬起来,使左右腿几乎成为直角,继续抽插起来。

  "啊……啊……哎呦……插的……更深了……啊……。"关春来继续呻吟着说道。

  周家兴又肏了一会儿,把鸡巴从关春来屄里拔出了,拉着关春来来到餐厅的三人沙发前,周家兴自己坐在沙发上,让关春来坐在自己的腿上,鸡巴插在关春来屄里。

  关春来很是善解人意,她时而彻上彻下起伏着,时而前后左右磨蹭着,周家兴只感觉自己的鸡巴在关春来的屄里一会儿

  是被撸着的感觉,一会儿是被揉着的感觉,周家兴在心中暗自感叹,关春来的性技巧真是登峰造极,同时也感叹郑世雄的性福生活,周家兴越来越有射精的感觉。

  "你躺在沙发上吧。"周家兴说。

  关春来走到沙发前面,躺在上面,周家兴也走过去,在沙发上跪下,把关春来的两条腿搭在自己的两个肩膀上,鸡巴插进了关春来的屄里继续抽插起来。

  周家兴看着关春来的那张脸,被自己肏的双眉紧锁,张着嘴巴呻吟着,两个奶子上下乱颤,再也无法控制自己那根兴奋到了极点的性神经,周家兴射精了。

  从关春来身上下来,周家兴在餐桌上扯了几张餐巾纸,给关春来擦了擦阴部,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两个人穿好衣服,来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

  "感觉怎么样?"周家兴平静地说道。

  "感觉很好,真的不错,和我们家郑世雄风格完全不同,各有千秋。"关春来略显疲惫但也平静地说道。

  "时间不早了,今天晚上就在这住吧。"周家兴说道。

  "不了,吴姐回来我就回去。"关春来说。

  说话间吴芳芳走进屋里,关春来站起身,走到门口,两个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关春来走了以后,周家兴和吴芳芳去洗手间洗漱完毕,回到卧室宽衣解带,上了宽大的席梦思,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了,两个人还是没有多少睡意。

  "感觉怎么样?"吴芳芳枕着周家兴的胳膊,周家兴一只手搂着吴芳芳问道。

  "真的不一样,你的鸡巴插进我的屄里有一种洞穿感,似乎要把屄穿透一样,鸡巴龟头一下顶到了子宫上,郑世雄的鸡巴插进来有一种饱胀感,似乎要把屄撑开一样的。还有,肏你的那个男人身上的气味,身体动作等,也能感觉到不一样。"吴芳芳说。

  "你呢,有什么感受说说看。"吴芳芳接着说道。

  "照你说的,一个女人让两个男人分别肏过以后,女人会根据男人鸡巴大小、粗细等形状的不同,感觉到是两个不同的男人在肏她。

  而男人鸡巴分别插过两个女人的屄以后,鸡巴的感觉没有太大的区别,感觉都是湿湿的,滑滑的,暖暖的,有一种被吸住,被包裹的感觉。

  男人肏女人的刺激,除了来自鸡巴的快感以外,还有来自于感官,看到的和听到的,比如看到女人挨肏时面目表情的变化,身体形态的反应,叫床声音的不同等等,这是我的感觉,其他男人是不是也这样我就不知道了。"周家兴说道。

  周家兴想了想又接着说道:"你和关春来挨肏时叫床呻吟声就大不一样,你的呻吟声细小,温柔,关春来的叫床声是呐喊,狂叫,我平时听惯了你的呻吟声,有了左右手的感觉,如果每次肏的都是关春来,听的都是她的叫床声,时间久了,照样是左右手的感觉,所以我说,为了提高夫妻性生活的质量,最好成立一个换妻俱乐部,以满足朋友之间换妻性交的需要,你看怎么样。"

  "我举双手赞成!"吴芳芳快乐地说道。

  说着说着,不知什么时候,两个人睡着了,脸上还带着一丝满足地微笑。

  郑世雄和关春来回到家上床以后,关春来首先把周家兴是怎样肏她的,完完全全详详细细地告诉了郑世雄,听完以后,郑世雄也把他是怎么样肏吴芳芳的原原本本认认真真地学给了关春来听,说完,已经是凌晨了,两个人相拥着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