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跟网友女老师初次见面
跟网友女老师初次见面
五年前我是不屑上网的,只愿意用电脑写点东西,玩玩游戏。妻子上网聊天经常闹到后半夜,我跟她急过几次,主要是因为我有了要求而她不来上床。于是她便引诱我上网,我不会,她便异常热情地手把手教我,结果我上当了,没多久我上网上瘾了,便再也没资格阻止她上网到半夜了,只有相视一笑,彼此心领神会。


  一开始我只在263聊天跑车上聊天。因为妻子哄我说聊天的地方只有这一个,QQ现在已经没有免费的了,申请QQ号要花钱了,而她的QQ号是同事送给她的,没有第二个。


  第一个网友名叫aa,后来我给她起了个名字叫“我后”。我的网名叫阑干拍遍,取自辛弃疾词《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休说鲈鱼堪鲙。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盈盈翠袖,揾英雄泪。


  那天是她先点击的我。此前我没有网友,我后是我的网络第一人。当时我妻子正在我身边,指导我如何与人网上聊天,聊天的技巧和注意事项,等等。我后的第一声问候给我的印象很深,她说:“你好,有人会登临意吗?”


  我一看,很高兴,感觉此人不错,懂得诗词,至少读过辛弃疾的这一首水龙吟。该不会是才女或者红颜知己吧?初上网,往往幻想特别美,特别强。


  我立刻回答:“还没遇见呢。不过你来了就好了……”


  刚开始聊天没几句,她便挑出了我聊天文字中的几个错别字,我问:“你不是老师就是编辑吧?”


  她笑了,说你真聪明。原来她真是一名语文老师,毕业以后来北京两年了,在一家私立中学教语文。聊了一个月,我们只聊文学或工作家庭一类的话题,彼此都觉得还可以,于是互告手机号码。这时候我已经有点控制不住好色的本能了,利用她是老师有好为人师的职业习惯,开始有意无意地挑逗她。比如,我想问问她进晚上不上网,发短信的时候故意写成:“你今晚上肉吗?”她不知是真中计了还是故意假装天真不知,回短信纠正我:“上网不能写成上肉,意思完全不同的,容易闹误会。”


  我就短信回答:“对不起,我错了。可我今晚想上肉了……你来陪我啊!”


  就这样经过几番暗斗,她半推半就,不知不觉就可以谈论性的话题了。


  一旦开了这个口子,谈起性来她比我还要色情。一清早起来就会收到她的短信:“昨晚和老婆做爱了吗?用的什么姿势?”


  她是一个没结过婚的女人,但是有性经验,28岁了。男朋友是湖北老乡,每次来京,男朋友就住在她的学校宿舍,两人做爱也很疯狂。可惜男朋友新近得了乙型肝炎,她做爱便有顾虑了,而心里却总想尽情放纵。于是害得我每天大早起来不敢当着老婆面开手机,都要跑到书房里面偷偷开机看她的短信。


  我回信:“你做爱最喜欢用什么姿势啊?”


  她回答:“我喜欢男朋友抱着我的屁股,从背后猛烈抽插我……”


  我说:“我也喜欢在老婆后面……”


  如此性趣互动地发短信,我倒没什么,我老婆可是受苦了。因为不许重复搞得我好战心理大增,每天晚上都要跟老婆上床大战云雨,折磨得她在家走路时都要叉开两腿,上班办公室里不敢坐椅子,疼啊。


  一天上午,我正在单位上班。忽然接到不许重复的短信,大意是今天放假了,她在学校办公室值班没什么事情可做,有点寂寞想我。我心血来潮,立刻回短信说:“哈哈,我去陪你!”


  见面的地点在北京火车站检票口。因为此前我们俩照片都没见过,她告诉我她手里会拿两本他们出的杂志。我说我手里什么都不拿,到时候你打我手机,看见我掏出手机你就知道是我了。她说你不许接我的电话啊,我问为什么?她回答:“我的手机还是湖北的号,在北京是要长途加漫游的。”仔细回想一下也是,她从来没用手机跟我通过电话,要么用学校办公室的电话,要么只发短信。


  我站在检票口,东张西望了很久也没见一个手拿杂志的姑娘。我暗暗警告自己:不要眼睛只往漂亮姑娘脸上盯,没准她把杂志藏进了书包里,正在不远处监视我呢。


  又等了很久,我真有点不耐烦了。埋怨女人为什么灿烂如花,而在守时守信方面如此天生劣质?


  此时正逢七月,俗话说七月流火。我的汗水流到眼睛里,却还要四处张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车站走失者呢,找不到亲人了正流泪。第一次和女网友见面,就受这样的火烤,都是自找的啊!


  终于听到我的手机响了,我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习惯性地按了接听键,还没说完“喂你好”三个字呢,就被对方的七个字打断了:“讨厌,谁让你接的!”


  随即听到的是嘟嘟嘟的掉线声。骂得我看着手机直运气,可是谁叫咱浪费美女话费了呀,认倒霉吧。就在我运气的时候,一个女孩的声音叫我:“嗨——”


  我低头一看,哦,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孩子站在我面前了。说真的,不许重复的外观,给我的第一眼印象不算好。我这人看美女往往第一不看她的身材相貌皮肤,而是看她的嘴巴,如果嘴巴张得让我觉得能下得去口,我便接受。否则,你就是魔鬼的身材李纹的脸蛋,也是枉然。她的嘴巴给我的感觉有点不适合接吻。


  但我有个优点,就是忍耐性强,肚子里尤其能容丑女,遇到多大困难也要笑脸待人。


  她把杂志递给我,说:“特意拿来送给你的。”给我的感觉好像是她在为出来见男人找遮羞布。


  我笑着回答:“见到你就是我的幸福了,还有礼物,你真好!”随即我们开始往大街上走,去哪里呢?漫无目的。她提议去吃麦当劳吧?我心里说麦当劳没有啤酒,吃什么劲啊。可是脚底下还是随她进了麦当劳。令我感到安慰的是里面人满为患,看不出能找到座位的迹象。我微笑了,说:我请你吃都一处的烧卖吧?


  老字号,我第一次来北京的时候,吃的就是都一处,北京老字号,可有名了,听说那块牌匾是乾隆爷的手迹呢。“她作出无奈的表情:只好跟你走了。


  在都一处吃饭,花了138元。从都一处出来,站在前门大街上,时间刚过下午两点。剩下的时间怎么安排呢?


  可恨当时我真的是一点经验都没有。我拉她的手,中学生似的往天安门走。


  她一头雾水地跟着我,磨蹭着走,到天安门广场后我站了傻老半天,她才发现我很迂腐,提醒我道:“我们来这干吗?”一双大眼睛里飞出来些许抱怨,但还是以天真和无邪为主。“我皮肤怕晒……”她又补充一句。


  如果放到今天,我肯定很温柔地楼着她,说:“怎么办啊,连个清静的地方都没有。要不我们去宾馆吧,休息一会儿,好好说说话……”也许她会扭捏一下,娇羞一阵,然后抱着我的胳膊走进宾馆。


  可恼当时我没这么说呀,我当时也不会呀。我上网才几个月,而且在我的印象里用北京户口、身份证的人是不能在北京的宾馆旅店住宿的,可见我是多么的落后!有哪位网友知道北京宾馆旅店不准许当地人住宿是哪个年代的事?上个世纪的80年代?70年代?


  我当时是这样回答她的:“要不,我带你进故宫里面凉快凉快吧?”


  她哼了一声:“嘿嘿,你是皇上,进紫禁城是回家,可我还不是娘娘呢?”


  我一时语塞,心想:我带你回家?我老婆还不吃了我!这时我突然自作多情地开始担心她会粘上我了。赶紧说:" 要不,我们散散步,我特别爱看广场上放风筝的。“她笑着说:“好啊。”


  见她愉快地答应了,我便带头仰起脸看天,找风筝。偶然偷看她一眼,发现她用挎包把整个脸都遮住了,怕晒,根本不看风筝。这不禁使我想起了黄段子里的一句诗:二姐怕日手遮阴。“日”字在贵州一带属于骂人的话,相当于河南人的“靠”。我也是怜香惜玉的男人,赶忙把嘴凑到她耳边,想说一句关心的话语,可是我发现她的耳轮白白的,透明的一样,泛着淡淡的红晕;继而发现她的脖子也很白,脸部也很鲜嫩……顿时我有点乱方寸了,脱口而出一句差点把她气翻了的话:“你真怕日啊?”


  “讨厌!……”她愤怒了,甩掉挎包。难道她知道“日”是什么的意思?哎呀,一个大编辑,什么方言不能知道呢!我恨死我的嘴了。不过她在甩掉挎包的一瞬,让我看到了她的眼睛,那眼睛里的愤怒,包含许多的娇羞。


  我急忙道歉,并且拉着她哄着她去逛商场了。


  怎么会突然冒出来带她逛商场的举动了?可能是老听说女人爱逛商场故事听得多了的缘故吧。事后分析,当时我这样的举动有故意讨好她的意思。都怪我的眼睛,看了她的耳轮、脖子!


  我是谈过恋爱结过婚的男人,自认为知道陪女人逛商场的代价是什么,大概有三力:体力、耐力、财力。但是,网友不是恋人也不是妻子,网友是另一个世界的女人。于是,这次经历演变成了教训……来到商场闲逛,面对极具刺激人类享乐欲望的商品,哪怕是女人最喜欢的服装,她眼睛里的光也没有恋人或情人们的十分之一亮。我说:“我给你买点什么吧?以纪念咱俩的第一次见面。”


  她说:“省点钱吧,别拿我当三陪小姐。”


  我没听出来她的弦外之音。居然很感动,增加了几分对她的喜爱。并且觉得她的嘴巴虽然上午看起来不很适合下口,这会儿看上去倒也蛮值得一吻呢。我门继续闲逛,但我的手搭在她肩膀上了。好像无意中我搂她走到一处角落,人少,是一处比较背人的地方。我们正面相对,四目相望。我低头说了一句:“让我吻你一下好吗?”


  她把脸扭到一边,似乎是害羞,说:“不好……”


  按一般的经验,女人到这时候往往说的都是反话。我双手把她的脸搬正,强行吻她的嘴巴,她挣扎,舌头也不跟我的舌头配合,还在嘴硬:不要,不要……真扫兴,不要就不要吧。我放开她。她转身就往人多的地方挤。我追上她,她给我一句:“你没男人风度!”什么是男人风度呢?


  我中学时代有过一次恋爱,是初恋。恋爱五年,我拿她当圣女一样看待,从未动手动脚,怕玷污了我的女神。结果她把我蹬了,分手的原因是她说我不爱她,证据是恋爱五年我一次都没吻过她。哈哈!


  剩下的时间顺理成章的就开房了,进了房间,她就让我躺下温柔的帮我按摩着,我的两只手也在她的身上按摩着,一边聊着天,身上软软的,手感那叫一个舒服呀!


  我一阵的激动,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了身下,闪电般的就把她剥成了一个小白羊,本狼也迅速的去除了武装,扛着一挺手枪两颗手雷就扑向了我的小羊。


  她看起来很瘦,没想到身上倒是肉肉的,抱起来爽的不行,两个大肉球相当的坚挺,绝对的q ,怎么说来着:弹,弹,弹,弹走你魔爪!你想要弹多久,我想要弹多久就弹多久_ 春妓弹力乳房!真让我爱不释手,嘴不自觉的含住了她涨起的粉红乳头「嗯」了一声:「本来不应该给你亲的,没办法,谁让你合我口味,来吧,爱我!」


我亲上了她的樱桃小嘴,她的舌头却迅速的窜进了我的口腔,缠着我的舌头搅着,拌着,很喜欢这样的热吻,那种双舌缠绵的美妙,有时候感觉比草比还要舒服,她显然动了情,淫水流的如山洪爆发,湿的一踏糊涂。她不断的喘息着,伸手握住了咱激动的二弟,不停的套弄着,二弟青筋鼓胀硬的铁棒一样,小丫头一个低头,含住了我的大鸡巴舔了起来,快感瞬间传遍了全身,浑身酥麻,她的小舌头不停的在龟头上转着,抚着马眼,我操,太鸡巴爽了,不行,在这样可就射了。


  我抱着她向床上一滚,小丫头就被压在了身底,我用鸡巴顶着她的小嫩比,不停的阴蒂上摩擦着,她娇喘息息:「不…不行……带…套…套套!」刚才咱就看过了,小丫头绝对是个健康的主,为了爽的彻底,什么套不套的,咱豁出去了,日了再说!于是我又亲上了她的小嘴,缠着她的小舌头不让她说话,一分钟不到,她就忘记了要带套这茬事了,腰不停的向上顶着,想要把我的大鸡巴给吃进去,那水流的,滋滋,搞得我的大腿上一片湿润,我顶着她的阴蒂就是不进去,浪的美美啊、啊的直喘,抓着我的大鸡巴就往她的逼逼里塞,我还是没有顶进去,她可急了,疯狂的亲着我,下身更猛烈的向上顶着,越顶越快,水也越来越多,突然她大叫一声,双手用力的抱着我,颤抖着软了下来。郁闷,这丫头竟然高潮了,我这还没进呢。


  后背被她的指甲抓的一阵疼,个小丫头片子,看我不治治你。我对准她满是春潮的小嫩比,用力一顶,鸡巴就进去了一个温润的桃花源地,那个舒服呀。


  美美却不干了,刚高潮过,现在还有点吃不消,紧抱着我不让我动:「哥哥,先别动,等一下下!」这正舒服着呢,你说不动就不动了,我丝毫不为所动继续插着小穴。小美美是有点疼了,眉头紧缩:「坏蛋,亏我这么喜欢你,你还这样欺负我,都不道疼人!」一听这话,我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不怜香惜玉,鸡巴轻柔的在里面转动着。


  没几分钟,她满脸潮红,又嗯嗯的浪了起来,一翻身,把我给压在了身下,咱也乐得享受着,她调皮的吸着我的奶头,逼逼慢慢的把我的鸡巴套了进去,她舒服的嗯了一声,屁股前后的耸动了起来,这姿势咱没多大感觉,倒是小扫货,没一会又啊、啊的叫个不停自顾自的疯狂着,看那架势又要到云端漫步去了。


  这可不行,我这还没爽呢,你这到高潮了好几次!我把她一抱,一个转身,咱又占了主动压住了她,她嗔怒的看我:「快点…来嘛…… 快点…嗯…日我…日我的小…比比!」我草,那个酥劲,我是挺不住,把她双腿一并,微微打开一条道,大鸡巴顺着小道就挤了进去,鸡巴一进,她啊的抱着我闭上眼当起了拉拉队。这个姿势那叫一个爽呀,本来逼逼就紧,现在更是紧的跟处似的,我托着美美的屁股,鸡巴不停的贯进贯出,啪啪声不绝于耳,她更是不管不顾水自流,淫水随着鸡巴的进出湿了大片床单,每插一下快感就增加一分,没几下兴奋值就满值了,鸡巴越来越涨,快速的挺动了几下,我用力的最后一击,射出所有的子弹,再看她,已经被这一梭子弹射的翻着白眼,爽的昏了过去!


     【完】


  
[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9-10-21 14:23重新编辑 ]